CLEANERO

6.30

没劲

节奏打碟酷炫的激光只觉得刺眼

骚乱的人群暴露的皮肤只觉得厌倦

没有酒精 只有肤浅的打趣寒暄

在最想放纵的地方却最觉得拘谨不是很可笑的事吗

没有目标的生活

不知道目的地的马拉松 停下来也不错

若人生只是单纯的设定目标完成它 晚上躺在床上做的梦 也只是现实的累赘而已 

那些叫大人的虫子 一点一点蚕食着 

实现梦想也只是随便的事而已

渴望 

只需要五分钟的午餐 却总是觉得没有吃饱的样子 一边实现着自我的破坏一边惜命地尝试所有可能的方法 一边讨厌着自己一边又为了让别人喜欢而努力 为什么要这么努力呢 觉得太复杂 可能只是我还没有习惯吧 来来去去变得更加简单了 只觉得更加的空虚

我们互看 交换黑暗的词 我们互爱如罂粟及记忆 我们像酒在海螺里 像海 在月亮的光线和鲜血之中 欲望中显露出的真实才是最令人遐想的

害怕

害怕拒绝 害怕陌路 害怕失去 值得害怕的事情太多了 如愿以偿的概率只能是微小的一丁点

我的反抗究竟是因为成长生成的一套机制自动的回复 还是对即将到来的无可避免宿命的一种恐惧 正确与否 我搞不清楚 

有时候光是生存下去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呼吸都是一种吃力 这个谁那个谁怎样生活 世界对我破口大骂

停下来吧 

stop running for nothing

只要知道这个瞬间我想要什么就好 人类可以做到吗

给蓓蓓

现在是6:20分
已经看得到晨曦
和靛蓝的夜空过渡在一起
地铁马上进站
这里的人都埋着头
我也跟个风吧

闹钟响的十分钟前 我醒了
我想那就再睡一会儿吧

我做梦了
说实话很久没有记得我做的梦了
连起因和经过都记得一清二楚
我梦到她了
我们两个人一起 参加了一个什么探险游戏 潘多拉的魔盒 每人拿一个盒子 里面装的纸条是其他人名字的一部分 我拿到了她的姓 她拿到了我的名字 我们要找到彼此 可能 这时候该是有点自嘲了
说好的记得清楚
但在 现在 坐在清晨的地铁上 听到车身和轨道魔擦的轰鸣 突然却对之后的发展产生了间歇的失忆 可能这就是我写下来的原因 梦里发生的事总是太过缥缈 被我记忆洗过之后不是光滑润泽却残破不堪
她被队里的人排挤 被嘲笑 人类总是矛盾地嫉妒也憎恶那些与众不同的人
我对此一无所知

当我好像轻而易举就遇到她
我却不知道对方为此付出了多少
我们在老街边交谈
——原谅我用出如此不近人情的词 因为具体的内容已经被曝光过度了 徒留空白
我的手冰凉 摸上她的脸
手指蹭过她温湿的眼睑 还有皮肤下滚滚的流淌
那一瞬间迸发的冲动再体会都要落下泪来
我想说我们走吧
我想说就我们俩 不需要征求任何人的同意
我想说我很心疼你 也后悔自己的迟钝
我想说

但我什么也没说
我只是看着她的眼睛 越来越深 越来越明亮
是火于飞蛾 是甜贻于难民
我觉得
她不应该玩什么潘多拉
应该玩美杜莎
然后
她把那双有魔力的眼睛闭上了
接着 两唇相接
她一愣
然而相贴也只是那一瞬间

不是压迫和掠夺
只是情绪的传达
只是那情绪太过温柔缱绻
必须用最柔软的触感来传达
不是不想用更贪婪的欲望来换取沾染罪孽的幸福
但是我知道太用力太不顾一切
就像我永远不会拥有的明天

后边的故事
不是我不想讲
太美好的东西就像是生日愿望说出来就不灵验
可笑的是我已经感受到的是温热的液体从脸颊划过
这应该是你的
这么说梦在沟通现实那一刻就已经圆满
只是加上了我迷蒙中的臆想罢了
其实 好像也忘记了
只记得战栗的温暖

以上
故事讲完了

讲到这里 我知道你明白她就是你

附上写的时候听的歌词

睡也睡不着饭也吃不饱
整天对着电脑写情歌的话痨
冷静不了的大脑洗了个冷水澡
还不想你知道
因为你我变成行走的情书
只要你一个眼神就值得庆祝
和你在一起的画面就像在银幕
we like a movie
你是我女主角
我靠近你就想你的美看清楚点
现实梦境难分辨
有种特别的感觉
想和你谈个恋爱
就在这混乱的年代
想你突围突围
穿过人群去宿醉
我们之间的默契就别过问
我们的天造地设早被默认
I fall in luv

现在是7:38
仍在地铁上
窗外的阳光撒在了我的头发上
透光 是想你的颜色

你的xin

没想到你的5000字还没出产 我就已经写给你了 情话从来不是造句

flo真的太帅了!!!!!!!!
暴风哭泣